《陽光普照》A Sun

《陽光普照》A Sun

一個平凡的家庭故事,簡單溫暖的劇情長片,平時就存在我們的周圍,沒有強烈的起承轉合,平靜如水,清淡如煙,深刻動人的溫暖卻時不時地閃耀一下光芒。

▍看似溫暖公平的陽光底下,其實每一個人都無所遁形。

 

人物簡介:

父親_陳以文飾演:駕訓班資深教練,總是把「把握時間 掌握方向」掛在嘴邊。

母親_柯淑勤飾演:在酒店做美容美髮,每天把酒店小姐們打扮漂漂亮亮。

哥哥_許光漢飾演:品學兼優,在重考班準要考醫學系,是父親的希望與驕傲。

弟弟_巫建和飾演:在哥哥的光芒下,總想得到父母的認同與愛,也因如此,意外走上一條不歸路…..

弟弟的好友_蔡頭:因弟弟被黑輪欺負,衝動砍斷黑輪的手,最後因傷害罪入獄時間多弟弟3年。電影中最悲劇的人物,家中只有奶奶,毫無後援,一心只想要歸屬感與愛,義無反顧下犯了罪,最後被弟弟的父親開車撞死,曝屍荒野。

一開場從義氣相挺的好友_蔡頭衝動砍手而一起入所,直到入所弟弟還總是在掙扎無助,卻又不知如何表達,太多事情要說,但卻始終詞不達意。只好用肢體暴力來宣洩自己無法訴說的心情。有太多的青少年,甚至是成年人都是如此,很少人一開始就立定志向的誤入歧途。有多少的恩怨糾葛與陰錯陽差,深深烙印一個孩子的一生。而他們又要花多少力氣走出來面對只想要陽光普照的社會呢?

▍我們都曾受過傷,才能成為彼此的太陽。

電影中的光線總是昏暗不明,即使在家中也是如此,或許就是這樣,才能互映出真正內心的陽光普照吧!從弟弟入所,到弟弟女友未婚懷孕,好像都只看到母親一個人獨立面對處理,努力扮演著家中隱形的太陽,用著自己僅有的溫柔,來面對處裡所有事情。連抽根菸都是偷偷在廚房開著抽風機抽,而被溫暖善良的哥哥發現。父親不知如何面對,言不由衷的逃避,明明很在意,卻只能自己生自己的氣,躲在公司。雖然最後父愛大爆棚,幫小兒子解決了蔡頭,讓小兒子如釋重負。

父親總是對別人說,我只有一個兒子,猶如英文片名《A Sun》音似「A Son」。

父親本來只承認品學兼優的大兒子,最後只剩下需要幫助的小兒子,真的是一語成讖,最後真的只有一個兒子。

▍爸爸疼出色的兒子,媽媽疼出事的兒子。

電影到了中間,原本平緩溫和的劇情突然急轉直下,哥哥跳樓自殺。身為家中的耀眼光芒,為何要跳樓自殺呢? 哥哥在跳樓自殺之前,曾帶著弟弟女友小玉想探望,殊不知不是家屬是無法探望所內人的。兄弟倆終於見了面,兩人從小建立的情感與矛盾,一時之間詞不達意的情感蜂擁而至,在一針見血之下的吵了起來。

 

弟弟知道小玉懷孕,隔著玻璃,激動的對著哥哥不斷大吼:

我看不到她!我看不到她!我怎麼知道呢?

 

家人之間,溝通困難,往往可能是因為…..我們是家人,你應該要了解我!!!

自以為家人應該了解我,所以說話言簡意賅,又直接無禮…..。其實就算親如家人,人與人相處都要用心經營,更需要彼此尊重,任何關係才有可能細水長流。熟人無禮是一種人性,即使是血脈相連,我們都更要提醒自己,善待身邊所有人,尤其是家人。因為有緣,才會成為一家人,因為是一家人,更應該用心經營關係,互重互愛。擁有一個溫暖和諧的家庭是每個人一生的幸福,想擁有一個溫暖的避風港,是需要一家人相互體諒遷就而來的。

你有給過家人了解你的機會嗎?

你有用心去了解過你的家人嗎?

如果都沒有,別人怎麼會了解你呢?

▍親人只有一次的緣分,這輩子是家人,下輩子難再相見。

在跳樓之前,哥哥單獨又去探望弟第二次,我想這也是哥哥決定想幫弟弟的關鍵所在吧!他想讓弟弟可以好好的看到小玉,哥哥想成全弟弟。於是用了驚呼眾人最激烈的手段_自殺。好讓所內的弟弟可以順理成章出所祭拜自己的親哥哥。這是哥哥最後留給他的溫暖,哥哥就像是24小時不休息的太陽,總是想著別人,總想滿足大家的願望。#犯罪心理學 #變態心理學

▍最黑暗的時刻也是最接近光明的時刻。

 

哥哥在跳樓之前有傳訊給曖昧對象_溫貞菱飾演。

 

-簡訊內容-

這個世界,最公平的是太陽,不論緯度高低,每個地方,一整年中,白天與黑夜的時間都各佔一半。前幾天我們去了動物園,那天太陽很大,曬得所有動物都受不了,他們都設法找一個陰影躲起來。我有一種說不清楚模糊的感覺,我也好希望跟這些動物一樣,有一些陰影可以躲起來,但是我環顧四周,不只是這些動物有陰影可以躲,包括妳、我弟,甚至是司馬光,都可以找到一個有陰影的角落。可是我沒有,我沒有水缸,沒有暗處,只有陽光, 24 小時從不間斷,明亮溫暖,陽光普照。

 

我是在一個陽光普照的好日子_端午節看《陽光普照》的。從事更生少年輔導十幾年,這部片一出來,我就想找個良辰吉日,好好的欣賞這部電影。

其實,我不覺得陽光是最公平的,個人覺得時間才是最公平的。但用陽光才會是導演想表達的,呼應導演的另一部作品《大佛普拉斯》雖然現在是太空時代,人類早就可以做太空船去月球,但卻永遠無法探索別人內心裡的宇宙。

導演用溫暖善良的哥哥與司馬光做比喻,試圖來找尋人們隱藏在內心世界的幽閉深處。哥哥在電影中是個完美的人,每個人都可以從他身上得到陽光,除了疲於奔命的給予溫暖與希望,哥哥更想找到的是司馬光的水缸,希望可以在那個“找不到”的水缸躲上一會。

其實,這種陰暗的幽閉之處是與生俱來必不可少的。在溫暖的陽光底下,我們都需要找個陰涼處稍微喘息一下,進而消化在炙熱陽光下的光明與能量。

我們都不完美,所以才需要擁抱在一起。

▍黑暗並不等於沒有光明,而是一種與光明敵對的獨立的力量。

劇中無論是身為長輩的父母,或是講義氣又毫無後援的好友_蔡頭,甚至是自己的親弟弟,大家都有自己陰暗的躲避之處,大家都在自己的水缸內盡情的做自己,都可以找到藉口合理化己的行為,都可以釋放自己內心的不堪與黑暗。哥哥散發的陽光太炙熱,弟弟就躲進陰影裡待著。弟弟從女友那,躲到好友_蔡頭那,也躲避著父母親的“因材施教”,最後再躲到監所內,直到哥哥炙熱的光芒散去之後,還有父愛大爆發的協助之下,弟弟才從陰影中走出來,最後在橋上自由的奔跑去迎接屬於他的『陽光普照』。

▍萬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。

 

 

#學習表達 #練習溝通 #撥雲見日

#光明與黑暗 #大佛普拉斯

 

烏雲褪去後,是否陽光就會灑落?

The Alter 一門深入的極簡保養哲學
EVENT CLOSE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